您的位置
鹿丹信息门户网 >科技> 必发乐趣投,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对话交流环节实录

必发乐趣投,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对话交流环节实录

来源:鹿丹信息门户网 点击:537

必发乐趣投,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对话交流环节实录

必发乐趣投,9月27日消息,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、北京市石景山人民政府主办的“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”于9月27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,本届论坛主题为“新时代金融扩大开放与保险业改革发展之路”。

以下为对话交流环节实录:

主持人:下面有请对话交流的四位嘉宾,吴晓求、宗良、谢国旺、王国刚。金融街闹事的不是股权融资,资管背景下主要是债权融资,出银行就意味着出刚兑,不再保本付息了,不讲清楚,今天突然说这些出来的都不能刚兑,能不闹事吗?股票,只要证监会公平,股民都清楚风险自付,所以这就引出了金融风险创新的发展放心。下面有请吴晓求先发言。

吴晓求:石景山银行保险产业园有两大好处。第一,疏解金融街压力。金融街已经饱和,金融街留下的都是传统金融机构总部,这个地方是新业态的金融机构总部,未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。第二,响应总书记的号召,中国金融业的开放,未来这个地方除了新的金融业态,也可能成为外资金融机构的集散地。所以它有特点。

资管新规有几个好处,一是把过去的混合理财做了结构化处理。二是中国金融的风险点究竟在哪里?这是很难把握的,中国金融在转型,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中国金融风险由过去的单一风险、机构风险变成了机构和市场风险并重的时代。机构风险的核心是资本不足,市场风险的核心是透明度,资管产品最重要的是负责理财和财富管理,所以要突出它的透明度监管。过去银保监会对透明度监管做的不是很充分,主要交给了证监会,所以银保监会除了对机构风险监管以外,还要对市场的透明度加强监管。要让所有的产品信息披露充分,这是巨大的认识上的进步。

宗良:我重点谈两个方面的问题,我不是搞证券的,但是从宏观层面谈谈对证券的看法。我认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从前景来讲是很广阔的,但是应该走改革开放的道路。通过美国股市我有一个体会,美国股市的资金量比较大,当然也包括保险资金,长期资金非常稳定。二是股票少。三是能退市。四是投资之后想跑轻易跑不了,都是稳定的资金。五是指数比较特殊,凡是不涨的股票通常会被剔出去,包括GE这样的股票。基于这个特点,市场的改革一定要让资本市场的供给量和需求量有机的匹配,只想发股票,不能开辟资金流量的股市是没有希望的,很难搞好,不重视投资者收益的股票也是不好的。对比咱们的股市是不是发行的太多太快了,或者资金量太少,围绕这几个方面慎重的改革,坚定的保护投资者的利益,让投资者有一个比较理想的预期,我认为这样中国资本市场才能取得更快的发展。

赚钱还有一个问题,汇率。如果汇率搞不定,赚钱等于没赚,所以到底人民币汇率该怎么走。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,我们得先看看历史,2005年—2012年是人民币升值的阶段,每年3%—5%的增长,2012年之后,尤其是2013年底,2014年—2016年,开始进入3年的贬值阶段,5%左右。2017年又开始进入升值阶段,6.8%左右。今年年初升值了一段时间,现在又开始贬值,年初的贬值又在7%左右,最高的贬值将近9%。在贸易战的背景下,中国能够有一个基本稳定的汇率预期,对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什么样的方式是比较理想的?中国过去不理想,因为整个汇率影响了预期。太低也不可能,因为不利于中国企业提升竞争力。相对来讲,稳定在6.8%左右是理想的方向,当然理想和现实还需要各个方面的努力。谢谢大家!

主持人:真正的制造业就是证券,定价权、战略意义、直接融资都是从证券发起,就是起不来。股市起不来,中国金融能有希望吗?所以,资管新规下对股市影响很大,私募、券商很大的业务都是股票。

王国刚:先讲产业园,现在的产业园比较聚焦,如果加上证券,加完证券还要加上信托。

再讲讲股市。中国的股市现在还在2700—2800之间,很多人都觉得股市的指数太低,应该高一点,尤其是看到美国道琼斯指数,更感觉中国的股市表现不好。把时间往前移,远的不讲,2009年收市是3287点,大致下来10年左右中国的GDP已经翻一番,从40万亿涨到82万亿,我们的股市3287点回到2700多点。所以我们感到不服,这毫无疑问。过程中有那么多新的公司上市,肯定今天股指所反映的价格是包含这些新的公司的。2009年之前的2700点和今天的2700点相比上市公司的股价是不一样的,因为有很多新的公司进来。有些人怪资金链,当然有资金需求增加股市会上涨,但是马上就得问什么指数?2015年通过配资平台进来那么多资金,以至于到今天还没有讲清楚配资平台究竟进来多少资金,少的说3万亿到4万亿,多的说5、6万亿,一天成交量2万多亿。这些配资平台的资金进去马上股市打乱,因为它要逃跑,所以有种说法叫踩踏性恐慌抛售。

我最近看了一些资料,问了一些人,我们的配资平台还存在,仍然在往里输送信用资金。所以,不能简单的讨论资金问题。20多年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是体制机制问题,用市场上的语言叫我们的股市是政策股市。曾经有监管部门动用资源操纵股价的事情,当然也有股市一落千丈的时候。到今天为止有很多股市上的事也许都需要30年、50年以后拿出来说,里面的事外面的人怎么知道,如果都是这种玩法,让人家怎么信股市。所以,股市根子上的问题是行政问题。

20年前我提出多层次资本市场,到今天为止很多人都没有搞清楚,不知道我当时讲的是什么意思。多层次股票市场讲的是交易机制的多层次,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机制和纳斯达克是不一样的,所以它们是不同层次,纳斯达克有五个交易机制,所以是五个层次的交易市场。如果我们能这样做,监管部门就不可能做出批准你发行股票同时批准你上市。我们现在裁判员既可以定规则,还可以选队员,然后你们到里面去比赛,这种情况下怎么做股市?没法做。20多年来,我相信在股市里面的投资者,失望比希望来的多得多。

主持人:下面有请国旺,国旺是中国建设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。

谢国旺:拿一个产品的定位来类比,如果希望产品产业链更完整,那这个产业园区应该把证券业也包含进来。如果要突出产品的特色,应该保持现状,突出银行和保险。

主持人:刚才吴校长说金融街饱满了,北京还得发展金融,尽管没有金融中心的定位,往哪儿去?往西边去。所以,一个金融的石景山即将展现在大家面前。从工业石景山到金融石景山,区领导很关键,每一个区民也很关键。时间关系,每个人一句话寄语金融石景山。

吴晓求:我觉得石景山还应该是多元的石景山,不应该是金融石景山。希望在结构多元中,石景山的金融这一元更加现代、更加国际、更加开放。

主持人:再加上科技怎么样?金融科技石景山。

王国刚:伦敦有一个金融城,后来又建了一个新金融城,按照这个路子走吧。

谢国旺:作为具体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从业人员,一句话的寄语,我希望石景山这个园区能成为将来中国资管业的焦点。谢谢!

主持人:我觉得金融科技石景山和工业石景山最大的区别就是要多开论坛,论坛最重要的是金融科技论坛听众的掌声一定比工业石景山要热烈。

uedbet赫塔菲